熊先生

世间万物都是小鱼儿的老婆,编剧如是说道

【堂白】Course(航路)

字母梗,题源系我家北劳斯 @北半球逆时针旋转
本想着写课程和一道菜的意思,结果跟北劳斯一聊就完全变味了,于是有了现在这个海盗paro,没有仔细考究,不知不觉就那么长而且偏题了,天哪。
第三次见光很害怕,请老爷们温柔一点……
————————————————————————
在漫无目的的海上漂流,仅是偶有波涛伴随海鸟鸣叫,上上下下摇摇晃晃一不留神就将时间和方向等概念一并从脑袋里甩了出去,习惯后也觉得无所谓,反正老练的掌舵手不会让他们迷失。倒是新来的水手抱着木桶晕的七荤八素——他还太年轻,完全没到可以上船的年纪,只听说是家里没人管便自己跑了出来,也不知船长打了什么算盘,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便把他捎上了船。

“这孩子的双亲,是有那对有名的科学家吧。”白鸦站在伽罗身边小声的确认道,对方一手搭着木质的舵盘,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无动于衷的看着那个单薄的小孩掉进“又有新朋友啦!”的欢呼中,转眼就被那个有着可爱粉发的厨师给拐走了,只留得堂一个人茫然的站在甲板上挠头。

“……秋葵船长叫我带的新人呢?”

“被海妖魔女带走了。”白鸦面无表情道,伽罗爽朗得大笑几声,拍拍他的肩膀没拆穿。堂愈发莫名其妙,拉着黑发的策略家喋喋不休的追问,得不到回答便将话题扯到了上次在码头听到的各种传闻故事,又讲到最近在水手之间盛行的魔术游戏,总之就是死缠烂打,高出对方大半个头的身子几乎就没贴在他背上了。

他们彼此对这种相处模式习以为常,船上的其他人亦是,年轻的炮手坐在船医身边,两人颜色相近的发丝被海风吹拂着缠在一起,姐妹俩不知道聊着什么,正咯咯笑的开心。

他们正扯到了“论海盗的英雄主义与职业操守的矛盾与发展”,堂就被厉声喝了回去,身材娇小的女孩一箭步冲过来,踮起脚用力扯着他的耳朵。

“你怎么又把芹菜剩下了!海上的蔬菜本来就少,你想得坏血病吗笨蛋堂!”

“那是蔬菜吗!?那根本就是翼魔人派来的杀手!”

姐弟俩吵吵嚷嚷的喧闹在甲板上铺开,连停在桅杆上的海鸥都被震得起飞——这只头顶上有着一点黑羽的海鸥可是他们的老熟人了,黑花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白糖糕。从此它变成了他们船上的吉祥物,得到了一致好评。

堂终于是争不过光司务长和姐姐双重身份的威压,实在吵不过,他慌慌张张的伸长脖子就喊:

“白鸦——白鸦大爷!救我啊——!”

白鸦权当没听到,不动神色的走过去开始和零音一块研究手绘地图。

“新航道看上去有些风险啊,可以的话尽可能不要跟官兵们打上照面,从这边走。”

“不要紧。”她点点头,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是安全的。”

谈话间,那抹亮眼的橙色嚎叫着消失在黑暗的船舱。

“白鸦鸦鸦鸦啊啊啊啊啊啊——”

“是悲伤的橘子。”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花认真的评价道,站在她身边的小男孩嘴里塞满了点心,奋力鼓着腮帮子点了点头,白鸦以同样的姿势深邃地附和了一句。

再见到那位水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白鸦正一个人在甲板上,用手撑着脸似乎是发呆似地,身边摊着一对被拆开的手枪部件,似乎是心血来潮地拆解研究过后又懒得装回去的状态,当有人靠近他的时候他眼皮都没抬一下——光听那脚步声就知道来者是谁了,再结合那浓得异样的芹菜味——喔,看来光这次是认真的。

堂笨手笨脚地试图把他的手枪组装回去,过程坎坷,他一边嘀嘀咕咕地抱怨着什么“弯刀才是海盗,不,英雄的浪漫!”云云,白鸦不忍心看他折腾下去——对自己的枪或是对这个只有体力和肌肉的水手——便伸手将零件拿了过来,几声咯哒作响,便恢复如初了。

“你真行啊!”

面对直言的赞美,白鸦不自然的干咳一声开始转移话题,扬了扬下巴指指他,“怎么弄的?”

“啊?你说这个啊。”堂一脸厌恶的嗅了嗅自己的衣领,夸张的呸呸几声,“你敢信喔,光那个家伙居然榨了杯芹菜汁要我一口闷啊!”

“辛苦了,姐姐大人。”白鸦用手掌扇了扇空气,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所以,她知道你把她的杰作全倒了吗?”

堂表情一僵,赶紧伸手把白鸦捞进怀里就紧紧捂着他的嘴,他辩不出什么话就只能打感情牌,便低下头用下巴蹭他的发顶,仿佛一只正翻着肚皮撒娇的大狗,白鸦痒得直躲,张口连舔带咬地在的他的手指上留了个浅浅的牙印,就挣扎着试图抽身。

海盗船上虽说是全民皆兵,但细细分来每个人擅长的却都不一样,他白鸦在近身战上显然不是堂的对手,脚踝一别一勾就失去了重心,但白鸦不想坚决摔倒后再给压上百余斤的重量,便赌气似的伸手拽着堂的领子一扯转换身位,对方倒也心甘情愿地给垫在下面,甚至还乐呵呵地张开双臂把他接进怀里,便一块儿倒了下去。

白鸦趴在堂的身上,落日余晖晒的他迷迷糊糊得不想动弹,他也就真的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闭上眼睛,周身萦绕着对方特有的气息,他忽感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后颈,正一下下温柔地摩挲。

白鸦突然就觉得这么睡着似乎有点浪费。

他正欲随便找点什么话题,却不料被对方先开了口。

“他们最近都在说新航道的事情耶!”

“啊,你也感兴趣吗。”

“嗯!”堂是兴高采烈的点了点头,将环抱着他的手臂又收的紧了些,“通向白鸦心里的航道,hero一定要找到!”

白鸦哑然了,用余光瞅着发表完不寻常的言论的那张脸正在一点点的变红,忍俊不禁地腾出一只手去捏他的脸,“你从哪儿学的啊笨蛋——”

“唔唔上次在码头说是流行……好痛啊!”

白鸦松开手又重新钻进他怀里,神情里带了点恶作剧得逞后狡黠的笑意。

“一直替你开放着。”

“真的吗——!”

“嗯,你游过来吧。”

“……”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