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先生

世间万物都是小鱼儿的老婆,编剧如是说道

【堂白】Affect(影响)

你好,这是26字母梗,题源我家北劳斯 @北半球逆时针旋转
努力地涂了下,请多担待,第一次见光我怕的要死)
——————————————————————————

堂在五岁的时候曾经严重的摔倒过,细皮嫩肉的幼童被粗糙的水泥地毫不留情地给撞了个血肉模糊,小小堂用尽最后一点勇气拼命憋着眼泪,一瘸一瘸地走回家,在关上门的刹那,便当着姐姐和妈妈的面疼得嚎啕大哭起来。

堂抱着光手忙脚乱递来的玩具,抽抽搭搭的伸着腿给妈妈消毒,心中涌起一股与年龄不像符合的悲壮,他觉得这伤太重了,他会站不起来的!走不动路了!这将严重影响他成为一个超级英雄。

有人听说过轮椅英雄吗?一点也不帅!

然而不出十天堂就彻底把这伤忘了,有过之而无不及,活蹦乱跳犹如快乐的唔西迪西,等半月之后他终于回想起来,低头一看,早不见踪影了。

堂在十五岁的时候被怂恿着第一个尝了黑花的奇妙蛋糕,魔女快乐的晃着别在粉发上的可爱发饰,并信誓旦旦的保证里面只添加了水果。

“是枣子和香蕉的魔幻搭档哦!”

话音落得迟了些,松软的糕点已经入口即化,渗透进唾液中顺着喉管一发不可收拾地咕噜咽进肚里,难以相信两种乍看单纯的食物相互组合竟能有这般惊为天人的味道,堂只觉得一股反作用从胃部之冲喉口,头昏脑涨的直至眼前发黑,他浑浑噩噩地扑通一下跌坐在地上灵魂出窍,走马灯正绕着他的脑袋乱转,堂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要在这个魔女蛋糕的阴影下匍匐了。

直到白鸦从校内的贩卖机里带回来两罐橘子味汽水,冰凉的易拉罐贴着脸颊一蹭终于是把他唤回了神来,呼噜呼噜冒泡的小碳酸惹得他打了个喷嚏。

酸甜的汽水冲淡了难言的异味可谓是眼下当之无愧的良药,一时间堂都不知道该赞美深川中学的设备齐全还是对方过于贴心。

很多人总是坚定不移地认为眼下发生的事情他们会将其铭记一辈子,正如堂曾经天真懵懂也以为小小摔伤,甚至黑花的蛋糕会给他深远的影响,然而它们终是渐渐渐渐褪得渣都不剩,他想,这是也许是因为强者从不受任何事情的影响和限制,他们活在当下,堂这么认为,而是一种很酷的生活状态。

然而堂却从没想过,如果他没有在那节初中的数学课后,走到教室靠窗的最后一排,伸手搂住那个正低头专心摁着psp透明按键的少年的肩膀,他汗湿的发尾带着一丝被阳光烤过的气息,咧嘴的笑容满溢同室外夏日交相辉映的活力与热情:

“下节课篮球赛缺人啊,一起来吗?”

——那么他们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模样?

评论(9)

热度(52)